特朗普取消香港的贸易特权

2020-05-31 04:14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上周五威胁要提高对香港进口商品的关税,并采取其他行动惩罚中国,因为他所谓的“深感麻烦”行动对前英国殖民地施加了更大的控制权。

在一个具体步骤中,特朗普上周五发布了一项公告,禁止具有潜在军事关系的中国研究生学习美国,以保护在美国大学进行的研究免遭中国知识产权盗窃。

特朗普的另一举动是,美国正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他批评世界卫生组织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初期对中国过于温和。

特朗普表示,也许是最重要的贸易行动,他的政府将采取步骤,撤销香港作为中国以外其他地区的单独海关和旅行领土的优惠待遇。

对于长期以来一直享受美国对中国规则豁免的香港而言,此举将使其出口面临特朗普单方面对价值超过3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

但是,特朗普的更广泛的声明似乎使香港和中国大陆享有的金融,国际贸易和其他商业关系保持隔离,至少目前如此。

演讲后,美国股市上涨,反映出投资者对特朗普不再退出两国在1月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进一步破坏与北京的关系的担忧。

如果特朗普坚持要消除对香港的所有特殊待遇的威胁,那么对在香港经营的美国公司也将产生严重影响。

据估计,有85,000名美国公民居住在香港,其中许多人为在香港运营的1,300多家美国公司工作。根据美国国务院2019年的一份报告,几乎每家美国大型金融公司都在香港设有办事处,管理着数千亿美元的资产。

特朗普没有采取任何制裁措施,这将影响在香港大量投资的美国金融公司的运营。但他说,他将指示其金融市场总统工作组研究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的不同做法,以更好地保护美国投资者。

现在在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的奥巴马政府前国务院官员丹尼尔·罗素(Daniel Russel)同意特朗普宣布的措施“相当含糊”,并表示,实施这些措施的速度和广泛程度还有待观察。

曾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前亚洲问题负责人的罗素(Russel)批评中国在香港的行动,但他说中国领导人显然已经做出计算,认为它可以处理美国的任何回应。

他说:“这是美国政策的失败,中国政府不再担心华盛顿的想法,也不担心特朗普政府会召集统一的国际对策。”

那些赞成与中国进行更强硬对抗的人对这些行动也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是在国会越来越对中国最初处理冠状病毒爆发及其对香港的待遇的愤怒中产生的。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中国分析师德里克•斯西索斯(Derek Scissors)说:“这根本没有意义。” “他的声明中的香港部分本可以在一周前说出来。此后他们在做什么?”

特朗普还受到其民主党竞争对手前副总统乔·拜登的批评,他的竞选活动指控总统对中国的言语比他实际上要强硬。

2019年,香港对美国出口了价值约47亿美元的商品,低于2018年的63亿美元,至少部分原因是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在美国去年从中国大陆进口的价值4520亿美元的商品中,这一总数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尽管如此,通过使香港受到特朗普的关税来结束或显着削弱香港的特殊地位,可能具有超过象征意义的重要性。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分析师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说:“香港仅占中国GDP的3%,但在经济及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直接针对中国政权的行动可能发出更强有力的信息。

肯尼迪说,禁止某些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人员的举动可能会影响到大约3000名来自中国与军事有关的大学的中国人。

他说:“这将伤害那些学生,但在使美国技术和专有技术不受中国军方控制的影响最大。”

美国还将开始采取措施,对“直接或间接参与削弱香港自治权”的中国和香港官员实施制裁。特朗普说,国务院将修改其对香港的旅行咨询,以反映出中国国家安全机构加大监视和惩罚的危险。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路透社 http://www.i3u.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38517338@qq.com